2022/09/29

牛頭角下邨

小時候住牛頭角下邨。一條長走廊打對面每邊十個單位,走廊盡頭的公共空間是「大地堂」,連接樓梯口或其他走廊。兩部電梯分別只到九樓和十四樓,其他樓層的住客乘電梯上樓後還要走樓梯才能回家。

互相稱呼少有客氣的x先生y太太,通常以單位號碼,如住我對面的叫「四條一」,或特徵如「肥婆x」,或隨小孩名如「yy媽」,再長一輩的,我們也跟著叫同輩孩子的外公「阿公」。

日間有些單位常打開門,是大家閒話或打麻雀的聚腳地。有時媽媽們圍在一起邊聊邊做手作活,小孩則穿梭走廊各家跑來跑去。

除了麻雀,也有看見較小的薄鐵箱放著天九,黑底紅白點很醒目。媽媽們通常平日打麻雀,打天九的卻主要是男人,他們平日上班,往往是過年過節才玩幾手,並不常見到。

印象中他們總是打得不停地啪啪響。洗牌後先整齊地四隻一戙叠起,一戙貼一戙整齊打橫排開。各人要切牌的切好後,才打骰,然後分發每人一戙。看牌通常整戙拿起啪啪啪的逐隻看,隨手一摔便翻開牌在枱上,輕撥幾下即排成兩對。現在看來,應該是在推牌九而不是在打天九。

小孩不懂打麻雀天九,拿來玩買賣遊戲,把麻雀天九當糕點賣,便又玩上整天。

2022/09/28

八仔 小飛蛾

昨晚有隻小飛蛾,整晚靜靜地待在我每晚坐著位置的天花。

是你嗎?
剛好你走了三個月了。

你總愛待在高處看我。就這樣,你看我,我看你,看了整晚。直到我去睡了,你還在。

今早起來,找遍全個家裡,都找不到你。

即使看不到你的傻樣,摸不到你的肥身,我還是 想你 愛你 掛住你。

2022/09/20

夢 - 這樣已是很足夠

夢裡,在屯門的家,我們住在三樓。靠窗是藍色梳化。我看窗外,水竟浸到一樓近天花。我叫媽來看,指著右邊單位的一樓天花,說很慘,全屋都浸在水裡了。我拿手機想拍下,回到窗邊卻發覺回復正常,水退了。

不一會我又看出窗外,水今次浸得更高了,外面已看不見樓,天比之前亮,只見一片大海,純藍色的水一波一波的向我們方向湧著,好美。有一隻虎紋黃貓在游泳,毛色和鼻頭的顏色都比八仔深,也不是四蹄踏雪,但跟他一樣有白領巾頸。我又連忙拿手機拍下,卻拍來拍去都拍不好,原來我想錄影拍湧過來的水,卻設定在拍照模式。我發覺的時候,卻看著水很快便又退了。

我伏在沙發看著窗外等候。果然不久,水又來了,只是湧來幾個浪,很快窗外便又成一個大海。這次天更亮,陽光普照耀眼。我拍了錄影,留個記錄,好美。虎紋黃貓在游來游去,這次還有年輕男生在滑浪玩水,和一隻大玩具長頸鹿在漂浮。八仔跳過來,我抱著他看窗外,他很好奇,尤其看見黃貓游過來,像是也想跳出去。我緊緊的抱著他,變成他伏在梳化頂,我伏在他身上,緊緊的抱著他在懷裡,只讓他看,不讓他跳出去怕他會危險。我們就這樣一起看著外面,黃貓輕鬆寫意地游來游去,年輕男生開懷盡情玩樂。這畫面好美,此時此地此境,這樣便很滿足很不錯,這樣已是很足夠。
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這是早上臨起床的夢。能緊抱摯愛同欣賞美景,陽光燦爛海天一色,夫復何求。

記夢至最後,腦裡不斷響起一句歌:這樣已是很足夠。想來想去卻想不起是哪首。上網搜尋,原來是《十八》。記得第一次聽,是天琦在地厚天高自彈自唱。人生從不知天高地厚,至經歷困憂,進入過制度才知道追求真正的自由,浪潮中兜兜轉轉,洗盡鉛華,然後雲淡風輕吐出一句:這樣已是很足夠。

Upside down

The earth is cracking.
The sky is falling.
The owl is watching
with its cold eyes at the world ever changing.
In the dark the bat is hiding;
the secret is to remain hanging,
then what you see might be less frustrating.

2022/09/17

夢 - 不捨得分開

夢裡,我跟 T 曾一起擺檔,他很幫我很照顧我,一起玩很開心。我們在房間裡見實驗研究人員,我們並肩坐在梳化一起談。
他說要走了,我不想,不捨得分開。我們靠著,靠得愈來愈貼近,頭緊貼著頭,不捨得分開。我們靠著一起從梳化跌在地上,還是一起靠著。躺在地上好一會,最後他還是起來說要走了。
他說會自己開店,給我一張咭片猜地點,說到時可去找他。我看著猜不到在哪裡,心裡也知道他是將來有一天才開,不是現在,所以今次分開,是暫時不會再見,也不知道甚麼時候才可再見了。出現一個畫面,是街邊檔,我們在長方枱長的兩邊對坐,用小杯愉快地碰杯喝酒,重聚暢談。我跟他笑說這畫面。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八仔:我知道,你一直陪住我,好幫我,好照顧我,我知道你也不想走,你也愛我,你也不捨得我,我知道,你已經盡力陪我到最後一刻才走。愛你。掛住同你黐到實攬到實,頭貼頭,一齊同你碌地。愛你。我知道,有一天我們會笑著重聚。
情緒:夢裡的情緒是很不捨,但沒有太傷感。醒來記夢的時候,邊記便想起這不是在說我跟八仔嗎?然後情緒變得強烈,哭得一塌糊塗。掛住你。愛你。

2022/09/16

夢 - 閒逛

夢裡,我跟同事 h 和 k 吃完午飯,走路回公司,過馬路時交通燈綠公仔在閃,我快步過了對面,回頭看見她們沒過到,進去了旁邊的地鐵站入口,可能打算乘一個站回去。

我繼續向前走,看見一家麵包店。窩夫出爐,很多中年男人在裡面搶購。我走入去,看見還有流心黑芝麻窩夫,吸引但只看沒有買。我再走進去一點,看見放滿不同刺身,有兩款蝦,一款放冰上,一款在水裡,也有不同的小魚。有個中年男工作人員站在枱後,說可即時做成刺身或天婦羅吃,很吸引,我仔細看了一會,想像魚和蝦做成天婦羅或刺身的樣子。我突然變成抱著妹釘,她不耐煩想走,我只好下次再試。轉身背後是凍櫃,有切好包裝好的呑拿魚和吞拿魚腩刺身。有個中學男同學(已長大成中年)快速走來,拿了一盒特價刺身去付款,像是不好意思不想讓人看到,應是買回去與家人一起吃。我向外走,看見付款處附近有個旋轉架,上面放著一排排切好的特價呑拿魚和吞拿魚腩刺身,$10 任揀,看上去顏色不新鮮,似乎是舊貨所以特貨促銷。

走出店舖,抱著妹釘沿街上走了幾個街口,轉入小巷經過小店門外。小店的中年老闆娘似乎跟我頗熟,給我一包又一包小食,最後還給了我幾包蝦片,我不喜歡硬脆的蝦片,也覺得已經拿太多了不好意思,便想推辭,她說反正她不愛吃,我便匆匆接過兩三包,道謝離去。

鏡頭一轉,我抱著妹釘去到舊同事 w 的家裡,是高樓大廈裡的豪宅。裡面正在開派對,很多人穿得漂亮在閒談吃喝著。裡面有很多房間,我卻一直待在門口近玄關,不太想進裡面,覺得是沒甚麼意思的社交,無聊浪費時間,也覺得自己跟那裡的客人格格不入。我襯主人不留神,悄悄溜走,主人想過來挽留,我卻快步走出門口。門外電梯大堂很大,有一家人在燒烤,我在想豪宅真好,門外電梯大堂也夠空間燒烤。

乘電梯下去,一出原來是一樓商場。我想起商場要通行症,便快步走下扶手電梯到地下層,跑出商場。我繼續抱著妹釘沿街上走,反正都遲了回去,又已走到同一個地鐵站的路程不會乘車,便慢慢沿路逛看看風景街景,還可順道買蠟燭。
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生活:連續吃了五天麵包作午餐,晚上在想明天打算吃刺身或滑蛋豬扒飯。日間訂了蠟燭送貨,送貨員與保安起了衝突。

完整的自己

你想要改變,變成一個更好的自己嗎?

事實上,我們要的不是改變,而是覺察與面對,接納本來就完整的自己。